——新中國成立70周年忻州市經濟發展概述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忻州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團結奮進、開拓創新、勇于作為、敢于擔當,忻州市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工業化建設日新月異,服務業大力發展,有效地促進了社會經濟的全面發展,開啟了心靈之舟全新的發展旅程。

一、經濟總量跨越上升,經濟實力持續增強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革新和人們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規律的不斷探索和研究,忻州市經濟總量不斷增加,增速不斷加快,總體實力逐年增強。

(一)經濟增長總體加快,進入換擋提質新階段新中國成立以來,忻州市綜合經濟實力逐年增強。1952年忻州市生產總值僅為14535萬元,而1978年全市生產總值達到52726萬元,是1952年的3.6倍。到2018年,全市達到989.1億元,是1952年(1.5億元)的659.4倍。按可比價格計算,年均增長6.3%。新中國成立以來,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速呈現出總體加快的態勢。1952-1978年增加量為3.8億元,年均增長3.7%; 1978-2018年增加量為983.8億元,年均增長7.9%; 2001-2018年增加量為902.1億元,年均增長10.2%。2012-2018年增加量為355.6億元,年均增長6.6%。十八大以來,增速較之前有所放緩,我市經濟進入了換擋提質新階段。

(二)經濟的快速發展,帶來了人均發展水平的不斷提高1952年忻州市人均地區生產總值僅為89元,經過10年多的自力更生和艱苦奮斗,國民經濟得到了復蘇和穩定發展。自1973年以來,人均GDP逐年穩步增長,1973年達到160元。1975年,人均GDP突破了200元,1978年人均GDP達到220元。改革開放以后經濟迅速發展,從1978年到1992年,用了14年的時間突破千元大關。從千元大關到萬元大關,只用了16年的時間,2008年全市人均GDP達到11399元。2012年突破20000元,僅用了4年時間。2018年人均GDP為31209元,是1978年的141.9倍,是1952年的350.7倍。

二、三次產業不斷變化發展,經濟結構逐漸趨于優化

(一)三次產業結構的基本現狀新中國成立初期,忻州經濟主要以第一產業為主,第二產業經濟非常薄弱,第三產業也微乎其微。經過70年的風雨兼程,一產基礎地位得以不斷夯實,二產經濟不斷演變為主導產業,三產經濟也得以長足發展。忻州市產業結構發生了明顯變化,這些變化既反映了經濟發展的一般規律,也體現了忻州市自身的特點。

1、三次產業增加值結構隨著工業化演進和經濟的不斷發展,第一產業所占的比重不斷趨于下降;第二產業比重在工業化進程的不同階段呈現出快速上升和緩慢上升的趨勢;第三產業比重趨于不斷上升中。

表1  忻州市主要年份三次產業及組成結構

年份

地區生

產總值(億元)

其中

三次產業比例

第一產業

第二產業

第三產業

1952

1.5

1.1

0.04

0.3

76.4:2.6:21.0

1955

1.5

1.0

0.08

0.3

71.4:5.6:23.0

1960

2.2

1.2

0.5

0.5

54.4:23.6:22.0

1965

2.2

1.4

0.3

0.5

65.1:13.9:21.0

1970

3.0

1.8

0.6

0.6

60.4:20.6:19.0

1975

4.7

2.4

1.4

0.9

52.2:28.8:19.0

1978

5.3

2.4

1.9

0.9

45.7:36.3:18.0

1980

6.3

2.8

2.3

1.2

44.4:36.5:19.1

1985

10.8

5.1

3.5

2.2

47.2:32.4:20.4

1990

20.7

6.8

8.1

5.8

32.9:39.1:28.0

1995

55.8

12.3

24.6

18.9

22.0:44.1:33.9

2000

86.3

17.1

29.2

40.0

19.8:33.8:46.4

2005

172.3

21.5

67.9

82.8

12.5:39.4:48.1

2010

441.5

49.2

196.0

196.3

11.1:44.4:44.5

2015

681.2

63.7

304.5

313.0

9.4:44.7:45.9

2016

717.0

63.3

316.7

337.0

8.8:44.2:47.0

2017

874.5

65.4

430.3

378.8

7.5:49.2:43.3

2018

989.1

69.6

477.1

442.4

7.1 :48.2: 44.7

2、三次產業結構有序調整新中國成立初期,1952年三次產業的構成為76.4:2.6:21.0,1978年發展為45.7:36.3:18.0,第一產業下降30.7個百分點,第二產業上升33.7個百分點,第二產業已有明顯的上升趨勢。改革開放以來,忻州繼續把調整優化經濟結構作為經濟發展的主線,致力于在經濟發展中優化調整產業結構,經濟結構發生積極變化,產業構成形成新的格局。三次產業結構變化為2018年的7.1:48.2:44.7,第一產業比1978年(45.7%)下降38.6個百分點,第二、第三產業分別比1978年(36.3%、18.0%)上升11.9和26.7個百分點,總體上呈現一產比重不斷下降,二產、三產不斷提升的“二三一”的產業格局,產業結構在有序調整中更趨優化。

3、三次產業就業結構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勞動力構成會逐漸由第一產業占優勢比重,逐漸向第二產業、第三產業占優勢比重演化。

表2  忻州市主要年份三次產業就業人數及組成結構

年份

社會就業人員

(萬人)

其中:  

三次產業就業比例

第一產業

第二產業

第三產業

1978

90.75

69.26

10.65

10.84

76.3:11.8:11.9

1980

95.83

72.11

10.87

12.85

75.2:11.3:13.5

1985

104.72

58.47

21.95

24.30

55.8:21.0:23.2

1990

113.73

60.21

24.04

29.48

52.9:21.1:26.0

1995

124.02

58.32

26.70

39.00

47.0:21.5:31.5

2000

111.42

57.89

19.95

33.58

52.0:17.9:30.1

2005

125.90

57.65

23.74

44.51

45.8:18.9:35.3

2010

135.27

60.08

29.76

45.43

44.4:22.0:33.6

2015

172.10

70.23

35.01

66.86

40.8:20.3:38.9

2016

178.17

69.29

34.82

74.06

38.9:19.5:41.6

2017

173.55

69.18

33.01

71.36

39.9:19.0:41.1

2018

168.35

65.98

32.59

69.78

39.2  19.4  41.4

忻州市全社會從業人員數從1978年的90.75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168.35萬人,增加了77.6萬人。與此同時,忻州市的三次產業就業情況也發生了一定變化,第一、二、三產業的就業結構比例從1978年的76.3:11.8:11.9調整到2018年的39.2:19.4 : 41.4。第一產業就業比重下降了37.1個百分點,第二、三產業就業比重分別上升了7.6個百分點和29.5個百分點,三次產業就業結構“一、三、二”格局調整為 “三、一、二”的格局。

從動態看,忻州市三次產業增加值結構和就業結構的變化,基本符合產業結構演進的一般趨勢,忻州市的產業結構正從以第一產業為主向第二、第三產業轉移,整個產業結構基本上向著合理化的方向發展。

(二)三次產業內部結構演變過程三次產業內部結構是考察產業結構合理性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了深入了解忻州市產業結構的演變過程,我們對三次產業內部結構的演變過程作更深入的分析。

1、第一產業內部結構變動及特點2018年,忻州市完成農林牧漁業總產值133.5億元,比1952年的1.1億元增加132.4億元,增長120.4倍。隨著知識和科技的不斷進步,農業所占比重逐年下降,林業、牧業漁業等逐步充實,第一產業逐步向多元化發展。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市農林牧漁業產業結構變動呈現農業比重下降,林業和漁業比重相對穩定,牧業比重上升的趨勢越來越顯著。

表3  新中國 以來忻州第一產業及組成結構

年份

農林牧漁業總產值(萬元)

其   中

構成比例

農業產值

林業產值

牧業產值

漁業產值

農林牧漁服務業產值

1952

11108

9509

108

1491

 

 

85.6:1.0:13.4

1960

10297

8399

540

1353

5

 

81.6:5.2:13.1

1971

26605

21793

954

3828

30

 

81.9:3.6:14.4:0.1

1975

31856

25727

1726

4353

50

 

80.8:5.4:13.7:0.1

1978

35432

26672

2648

6112

 

 

75.3:7.5:17.2

1980

41161

30544

3045

7572

 

 

74.2:7.4:18.4

1985

76762

55948

7897

12894

23

 

72.9:10.3:16.8:0.03

1990

121505

89949

5589

25602

365

 

74.0:4.6:21.1:0.3

1995

247648

149935

10759

85961

993

 

60.5:4.3:34.7:0.4

2000

305932

166489

21166

116982

1295

 

54.4:6.9:38.2:0.4

2005

391989

188089

17553

175220

1329

9798

48.0:4.5:44.7:0.3:2.5

2010

823049

465090

57219

273392

2364

   24984

56.5:7.0:33.2:0.3:3.0

2015

1164499

519608

85364

520658

4070

34800

44.6:7.3:44.7:0.3:3.0

2016

1184424

545285

91642

507784

4213

35500

46.0:7.7:42.9:0.4:3.0

2017

1262688

606532

99088

516951

4217

35900

48.0:7.8:40.9:0.3:2.8

2018

1334997

651830

92116

549351

3701

38000

48.8:6.9:41.2:0.32.8

新中國成立初期,農業在一產中占比舉足輕重,1952年農業產值占比將近90%,林業產值占比僅有1%,不平衡發展顯而易見。自1971年以來,漁業才開始起步斷斷續續地發展,1971年漁業占比也僅達1%。在改革開放以后,一產結構的變化逐漸顯現,農業由 1978年占第一產業比重的75.3%持續下降,但仍然遠遠超過林業、牧業、漁業和農林牧漁服務業的總和。雖然這種下降趨勢逐步明顯,但直到2000年,農業仍然占據半壁江山,比重為54.4%,仍大于林業、牧業、漁業的總和。在農業內部結構方面,種植結構的調整取得了較快進展,經濟作物種植面積不斷擴大,蔬菜生產大幅增長,品種結構不斷得到優化,產品優質化取得了較為迅速的發展,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的趨勢增強。

2、第二產業內部結構變動及特點在工業化過程中,第二產業的增長對整個經濟增長起著主導作用,而第二產業的迅速增長又與其內部結構的不斷變動相聯系 。新中國成立以來,1952年第二產業增加值僅為374萬元,經過21年的努力,1973年第二產業增加值突破1億大關。改革開放以后,忻州不斷深化改革,加大結構調整力度,整合資源配置,第二產業得到了快速發展。1978-2018年,忻州市第二產業增加值由1.9億元上升至477.1億元,按絕對值計算,2018年是1978年的251.1倍,在GDP中的比重長期穩定在30%-50%之間,在國民經濟中占據重要地位。

工業結構的輕重比例情況。忻州是能源重化工基地,一直以來,重工業在第二產業中占據主導地位。1985年,忻州的輕重工業比例為26.1:73.9,到2018年輕重工業比例相差越來越大,擴大到0.9:99.1。

工業結構的行業構成變化。我市工業結構單一,煤炭開采和洗選業、黑色金屬礦采選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電力、燃氣及水的生產和供應業、通用設備制造業等行業占據工業很大比重,已形成了我市的支柱產業。推進產業結構升級,需要各級政府加快工業產業結構調整步伐,促進全市工業經濟向良性的軌道發展。

3、第三產業內部結構變動及特點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國民經濟的持續快速增長,忻州市的服務業取得了較大的發展,運行質量不斷提高,在國民經濟中所占的份額呈現不斷上升趨勢。第三產業的增加值從1952年的0.3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442.4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從21.0%增加到44.7%;第三產業的從業人員從1978年的10.8萬人增長到2018年的69.8萬人,占總就業人數的比率也從11.9%增加到了41.4%。

在第三產業占經濟總量比重日趨增大的同時,第三產業內部結構也在發生著變化。分行業看,交通運輸、倉儲郵政業比重有所下降,從1996年的19.9%下降到2018年的12.5%;批發零售和住宿餐飲業比重也是不斷下降,從1996年的24.9%下降到2018年的14.6%;金融保險業比重上升,2018年占第三產業的比重為16.9%;房地產業發展不斷加快,占第三產業比重有所上升,2018年的比重為10.5%,其他服務業由1996年的39.1%上升到了2018年的45.1%。 

表4  1996年以來忻州市第三產業內部結構組成

年份

三產

交通運輸、倉儲郵政業比重%

批發零售、
住宿餐飲業比重%

金融
保險業比重%

房地產業比重%

其他
服務業比重%

1996

100.00

19.9

24.9

11.6

4.5

39.1

2000

100.00

21.1

24.2

9.7

6.9

38.1

2005

100.00

15.7

18.7

9.3

8.4

47.9

2010

100.00

17.3

17.5

12.9

8.2

44.1

2015

100.00

13.3

15.7

16.4

10.6

44.0

2016

100.00

13.7

15.1

16.5

11.1

43.6

2017

100.00

13.6

14.6

17.4

11.0

43.4

2018

100.00

12.5

14.6

16.9

10.5

45.1

三、產業結構存在的主要問題

雖然改革開放以來忻州市產業結構調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從忻州市經濟發展階段性要求與其他地區比較看,當前忻州市產業結構仍然存在不少問題。

就業結構與增加值結構不協調從對增加值結構演變和就業結構演變的歷史比較發現,就業結構的演變速度要嚴重滯后于增加值結構的演變速度。勞動力大量滯留在第一產業,造成第一產業勞動生產率嚴重偏低,這與忻州市的經濟結構不相匹配。

工業結構性問題比較突出改革開放以來,盡管忻州市工業經濟快速發展,工業結構調整取得了積極成果,但工業經濟結構性問題依然存在。

一是傳統產業發展方式未得到根本轉變。忻州市一直以煤炭產業為主,這些支柱行業易受產品價格、成本以及市場環境、環保因素的影響,發展不穩定、不平衡的客觀制約性比較強,綜合競爭力弱。運用高新技術和先進技術改造傳統產業力度弱,傳統優勢產業轉型升級難度大,使目前仍占主要比重的傳統產業未能更好地發揮在工業經濟中的支撐和引領作用。積極發展新興產業,大力扶持和培育高新技術產業,亟待形成經濟發展的新增長點。

二是企業自主創新能力不足。忻州市工業企業整體自主創新能力較弱,科技研發投入嚴重不足,企業在科技創新中的主體作用有待提高。2018年,全市373家規上工業企業中,有研發活動經費支出的企業僅有41家,各項研發活動經費支出2.5億元,規模非常小。研發活動經費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只有0.4%,且集中在少數個別企業,絕大多數企業沒有新產品及研發投入。因此,多數企業仍從事傳統工業產品的生產為主,致使工業產品整體競爭力不強,難以生產較高附加值的產品,制約增加值率的提高。

對具有忻州特色的服務業挖掘不夠我市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以及獨特的人文資源,為房地產、療養保健、休閑娛樂、觀光度假等現代生活型服務業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發展條件,并且隨著對這些資源的挖掘,可以帶動多個相關產業一起迅猛發展,發展潛力十分巨大。但我們對這些條件卻還宣傳得不到位、利用得不到位,在這些相關產業方面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四、忻州市產業結構調整的對策建議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把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深化轉型綜改試驗區建設緊密結合起來,作為經濟工作主線,全面推進“三去一降一補”,重點抓好煤炭去產能,著力從煤以外尋找戰略支撐點,大力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高技術產業,大力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加快構建中高端產業體系,真正走出一條產業優、質量高、效益好、可持續的發展新路。

精準幫扶,全面落實國家減稅降費政策。進一步落實幫扶方向和責任,分節奏、按節點,完善精準幫扶策略,真正解決企業困難,完善我市經濟產業結構,做到平衡協調發展。

全力優化資源配置,繼續改善營商環境,不斷加大招商引資力度,積極引進一批具有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影響力的新興產業項目。進而繼續落實民間投資政策,激活民間動力,跟進各類項目進程,為特色發展、優質發展導航墊基。

分區域制定戰略,促進經濟協調發展。根據不同的地域,因地制宜,制定適合地域特色的長期發展戰略,充分利用扎實的基礎設施和強大的網絡工程,促進貿易等各方面平衡發展,縮小各縣市區之間的發展差異。

積極引導企業制度創新、管理創新和技術創新。各級政府一是要引導幫助企業進行制度創新,建立適應市場經濟體制的現代化企業,同時要著力消除束縛經濟發展的體制性和政策性障礙,進一步激發忻州市經濟發展活力。二是要引導企業加強管理創新。針對家族管理模式弊端,大力推行內部管理體制改革,建立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實行企業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加大對企業家的培訓力度,引導企業家更新觀念,樹立從產品經營向資本經營轉變的理念,特別在當前全球經濟增長速度放緩和宏觀經濟環境從緊的形勢下,引導企業通過聯合、兼并、重組等方式做大做強,提高企業的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三是提高技術創新能力,增強產品競爭力。忻州市各類企業要樹立以技術占領市場、以技術吸引客戶的理念,加大新產品研究開發投入力度,提高產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擺脫粗放型經營模式,變勞動力成本低的競爭優勢為技術競爭優勢。四是堅持集約發展,引導企業實施產品結構調整。按照國家宏觀調控方向和產業政策導向,引導企業主動進行戰略性調整,推動工業產品結構由初級為主向中高端和高附加值為主轉變,產業結構由初加工為主向高加工度為主轉變,發展方式由資源消耗為主向創新主導型轉變。

大力發展農村服務業,逐步縮小城鄉差距。發展農村的服務業主要是為農業生產服務的行業,以及為提高農民素質和生活質量的行業。一方面必須加快推進農業產業化進程,提高農業生產的經濟效益,增加農民收入,增強農民的消費信心,刺激農村服務業的發展壯大;另一方面,加快農村現代化建設,增加農村二、三產業的投入,促進農村的富余勞動力向第二產業和服務業轉移,以逐步縮小城鄉經濟發展的差距。

調整服務業內部結構,推動服務業各行業協調發展。服務業行業多,做到統籌兼顧,各行業協調發展。一是調整優化其內部結構,引導其走內涵發展道路;二是發展新興行業,特別是信息產業和居民服務業。加快發展技術服務業、計算機應用、信息咨詢、租賃、物流等新興行業。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