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成立70周年忻州市勞動就業發展綜述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來,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全國人民團結一心我國貧窮落后逐步邁向繁榮富強,迎來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階段。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工程的從無到有和不斷推進,忻州市勞動就業發展也日新月異,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2019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強調:“就業優先政策要全面發力。就業是民生之本、財富之源。今年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于宏觀政策層面,旨在強化各方面重視就業、支持就業的導向。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就業總量壓力不減、結構性矛盾凸顯,新的影響因素還在增加,必須把就業擺在更加突出位置。”由此可見就業發展關乎國計民生,并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要求的主旋律

勞動就業工作回顧

70來,就業和工資制度經歷了一個曲折中前進的發展歷程,大致可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一)1949-1957年經濟恢復時期和“一五”時期

新中國成立伊始,由于舊中國遺留、戰爭以及社會制度變更因素的影響,整個社會存在著數量龐大的失業問題。19507月,全國僅登記失業的工人即達166.4萬人,占當時城市職工總數的21%。新中國就是在這樣困頓的局面下開始了恢復和建設,經過幾年艱苦卓絕奮斗1952年,全國職工人數比1949年增加了97.5%。在此后的“一五”時期,我國實現了國民經濟的快速增長,奠定了工業化初步基礎,基本上建立了嶄新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為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開辟了廣闊的道路。在這一歷史階段,忻州追隨黨中央的步伐,采取行政手段維持就業,建立“統一就業”的制度,并幫助失業人員解決就業出路,通過各種途徑保障了人民利益。職工人數19498799增加到195767622八年期間年均增加7353人,總體增長668.52%職工平均工資從1949年的140元增加到1957年的482元,八年期間年均增加43元,總體增長244.29%

(二)1958-1966“大躍進”和經濟調整時期

“二五”時期開始之后,勞動就業工作重點開始轉向城鎮新增勞動力的安置,由于受到“大躍進”的嚴重影響,勞動力隊伍盲目擴大,加之自然災害的驟然發生給全國人民帶來了沉重的負擔。為了控制扭轉這一局面,黨中央及時對國民經濟實行調整、鞏固、充實、提高方針政策,有效精簡了職工人數,完善了職工隊伍與此同時,為解決城鎮新增勞動力就業問題,主要采取了統籌安排、適當吸收、動員安置、鼓勵副業、組織訓練等措施,對于就業方面有一定有利影響,但一味統包統配,只能進不能出的勞動制度,助長了職工對單位的依賴性對工作的惰性,并不利于社會經濟快速高效發展。這一階段經濟水平發展遲緩許多重要食品、生活用品、家電等都要憑票限量供應。職工人數從1958年的100388人減少到1966年的77855人,八年期間年均減少2817人,總體減少22.45%;職工平均工資從1958年的453元增加到1966年的566元,八年期間年均增加14元,整體增長24.94%

(三)1966-1976“文化大革命”時期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學校連年停止招生,造成知識分子斷層,再加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政策的影響,不少城鎮青年遷往農村,使得城市勞動力出現短缺,且質量下降,不得不吸收相當數量農民進城工作。后期大批知識青年紛紛返程,國民經濟的衰退與大量勞動力閑置形成了尖銳的矛盾,嚴重阻礙了社會發展這一時期,由于連續不斷的政治運動,使得經濟建設遭到嚴重破壞就業發展常年處于停滯狀態,憑票購買這一特殊歷史時期的特定產物依舊存在職工隊伍發展緩慢。職工人數從1966年的77855人增加到1976年的133372人,十年期間年均增加5552人,總體增長71.31%;職工平均工資從1966年的566元增加到1976年的578元,十年期間年均增加1元,總體增長2.12%

(四)1977-1988過渡時期和改革前期

“文化大革命”結束后,全國上下進入一段過渡時期,來調整和結束上下鄉政策,盡管問題很快得到解決,但就業形勢仍舊處于低迷狀態。197812,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這標志著新中國進入了改革開放的新時期。黨中央在此時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指導思想和工作路線,并采取各種措施開展就業服務多方面解決城鎮待業問題。持續深化勞動制度改革政策,針對不同時期工作特點,先后實施了按勞分配與結構工資制等政策,不斷擴大了就業規模,提高了就業人員待遇。隨著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不斷深入發展,國民經濟增速加快,城鎮單位職工工資收入快速增加。同時1985年全國進行了第二次工資改革,機關、事業單位實行結構工資制,國有企業職工工資和獎金要同企業經濟效益掛鉤,從而使職工工資普遍得到了提高。職工人數從1977年的138590人增加到1988年的250276人,十一年間年均增加10153人,總體增長80.59%;職工平均工資從1977年的581元增加到1988年的1417元,十一年間年均增加76元,總體增長143.89%

(五)1988-2002治理整頓與深化改革時期

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我國勞動要素過剩問題逐步暴露在推進市場經濟進程中亟需出臺治理整頓控制勞動力以及下崗職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業政策。該時期的兩大焦點是城鎮企業職工大規模下崗和農村剩余勞動力大規模進城務工。為解決這些問題我國千方百計探尋方式方法來擴大就業:一調整所有制結構,大力發展私營個體經濟,吸納大量勞動力就業;調整產業結構著力發展第三產業,增加就業崗位;三是進行市場化改革,堅持市場導向,通過市場力量配置勞動力資源使就業人員結構不斷優化。同時在1994年對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工資制度進行了第三次改革,職工工資水平進一步提升。職工人數從1988年的250276人減少到2002年的224628人,十四年間年均減少1832人,總體減少10.25%;職工平均工資從1988年的1417元增加到2002年的7122元,十四年間年均增加408元,總體增長402.61%

(六)2003至今社會主義發展新時期

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征程中,全國各族人民意氣風發、斗志昂揚,迸發出前所未有的沖天干勁,盡管有曲折,但總的來看取得的成就是極其輝煌的。2003以來,我國進入了市場就業體制已經全面建立,經濟走向全面與國際接軌和知識性人力資源供給迅速增加的時期面對這一時期出現人力資源總量供大于求,就業的結構性矛盾突出等問題,中央提出了分配要貫徹“效率優先,兼顧公平”的原則,加強政府對收入分配的調節職能,調節差距過大的收入,職工工資收入分配逐步趨向“兼顧公平”。同時采取了如下措施:一是廣開門路拓寬就業渠道增加就業崗位;二是調整就業結構、合理配置勞動力,強化勞動就業服務工作;三是發展教育培訓提高就業能力,提升勞動者素質;四是大力促進勞動就業服務企業發展,增強個人競爭力等,力求實現社會就業更加充分這一目標。職工人數從2003年的218772人增加到2018年的224264人,十五年間年均增加366人,總體增長2.51%;職工平均工資從2003年的8007元增加到2018年的57132元,十五年間年均增加3275元,總體增長613.53%

勞動就業發展現狀

就業是民生之本。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就業政策始終堅持以回應民生期盼、化解民生難題、謀求民生福祉為導向以保障和改善民生為根本以維護社會穩定為前提以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為目標為新時代做好就業工作打下了了堅實基礎。隨著社會經濟的飛速發展,忻州市的勞動就業也取得了斐然的的成績,突出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就業人員顯著增加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忻州的勞動就業工作與整個社會濟發展基本是相適應的。全市就業人員1949年的58.06萬人增加到2018168.35萬人,增長1.90,平均每年增長1.55%,有力地促進了國民經濟全面發展。盡管道路并不一帆風順,但我們有百廢待興中的艱苦磨礪,有曲折困難中的堅持不懈尤其是改革開放打開了經濟發展促進就業的新局面40年間,全市就業人員從1978年的90.75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168.35萬人,增長了0.86倍,平均每年增長1.56%,可見各項改革尤其是就業管理體制的改革和經濟快速的發展促進了就業總量的穩步增長,有利于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化。

2018底,忻州市總人口為317.20萬人,與1949149.84萬人相比增加167.36萬人,增長111.69%,年均增加2.43萬人,年均增長1.09%同期全市就業人員數增長189.96%,年均增長1.55%可見就業人員增速明顯快于總人口的增長速度。

(二)工資收入不斷提高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從中央到地方不斷完善就業政策,適應新型社會發展趨勢,主要在調結構、保民生、補短板等方面持續用力一窮二白的起步時期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力求使廣大勞動者生活得更加體面、更有尊嚴。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來2018全市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工資總額為127.67億元,比1978年的0.85億元增長149.2倍,年平均增長20.06%。其中,國有單位工資總額為84.43億元,比1978年的0.73億元增長114.66倍,年平均增長19.29%;集體單位工資總額為4.57億元,比1978年的0.12億元增長37.08倍,年平均增長15.94%。全市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為57132元,比1949年的140元增長407.09倍,年平均增長9.10%。其中,國有單位平均工資為56933元,比1949年的138元增長411.56倍,年平均增長9.12%;集體單位平均工資為42834元,比1949年的161元增長265.05倍,年平均增長8.43%

10年來,十九大行業(農、林、牧、漁業,采礦業,制造業,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建筑業,批發和零售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住宿和餐飲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金融業,房地產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科學研究、技術服務業,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教育,衛生和社會工作,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城鎮單位在崗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均實現快速增長,2018年與2008相比增速全部超過100%增長1倍以上(見下圖)。

 

 

19大行業在崗職工平均工資10年前后對比

  

2018年

(元)

2008年

(元)

增量

增幅

%

年均增長

%

1、農、林、牧、漁業

55805

18564

37241

200.61

11.63

2、采礦業

74613

26402

48211

182.60

9.91

3、制造業

37411

11045

26366

238.71

12.98

4、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

84565

19487

65078

333.96

15.81

5、建筑業

39323

12301

27022

219.67

12.32

6、批發和零售業

30433

10355

20078

193.90

11.38

7、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

58467

15000

43467

289.78

14.57

8、住宿和餐飲業

25372

8751

16621

189.93

11.23

9、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

75060

19346

55714

287.99

14.52

10、金融業

73831

26612

47219

177.43

10.74

11、房地產業

33551

14310

19241

134.46

8.89

12、租賃和商務服務業

32695

14245

18450

129.52

8.66

13、科學研究、技術服務業

50031

16685

33346

199.86

11.61

14、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

32757

14660

18097

123.44

8.37

15、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

28591

12117

16474

135.96

8.96

16、教育

65198

21354

43844

205.32

11.81

17、衛生和社會工作

50735

18381

32354

176.02

10.69

18、文化、體育和娛樂業

48718

16417

32301

196.75

11.49

19、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

57546

23395

34151

145.98

9.42

從增長量看,居前三位的是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采礦業,2018年分別比2008年增加65078元、55714元和48211元;從增長速度看,居前三位的是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與2008年相比,2018年分別增長333.96%289.78 %287.99 %

(三)就業結構變化巨大

經濟結構決定就業結構就業結構相應反作用于經濟結構。70年來,忻州經濟在快速發展的同時,就業結構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就業規模有限,就業結構不合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調整,特別改革開放帶來的不小沖擊,我國勞動就業制度日趨完善,政策體系不斷更新,及時適應了社會發展趨勢,保證了不同形勢下的就業結構的合理性,一步步形成了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要求的就業體制機制, 徹底改變了原有的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就業模式和就業服務所造成的活力不足局面。

人民有崗位,收入有來源民生才能有保障,社會就會更加和諧穩定,經濟增長也會獲得強勁助力。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深刻把握就業發展規律,將促進就業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優先目標,全面深化就業創業體制機制改革,深入實施就業優先戰略和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不斷豐富完善促進就業創業的政策措施,采取多種措施擴大就業,使就業工作取得了令人自豪的成就。忻州市委市政府著眼就業工作新局面堅持深化改革、開拓創新,不斷開拓出了新時代就業工作的新道路。主要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1、城鄉結構發生變化。隨著經濟的持續發展和城鎮化進程的不斷推進,農村勞動力向城鎮轉移的步伐加快,城鎮就業機會不斷涌現,就業人員規模不斷擴大,占全社會就業人員比重也在不斷上升。1949年全社會就業人員580648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25751人,農村就業人員554897人,城鎮鄉村就業人員比為1:21.551978年全社會就業人員907452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141999人,農村就業人員765453人,城鎮鄉村就業人員比為1:5.392018年全社會就業人員1683508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689179人,農村就業人員994329人,城鎮鄉村就業人員比為1:1.44,也即城鎮就業人員占全社會就業人員比重由19494.44%上升到1978年的15.65%上升到2018年的39.18%,占比逐步大幅增加。

2、產業結構發生變化。新中國成立初期忻州以工業為代表的第二產業十分落后,第三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更是微乎其微。幾十年來,國家大力發展工業并在改革開放之后調整經濟發展結構,將重點先后轉移到輕工業、服務業以及交通運輸、郵電通訊、金融保險等產業。近年來忻州市委市政府針對上述問題,專門出臺政策扶持第三產業并使之得到了迅速發展。經過幾十年的不斷發展與調整,忻州市產業結構已趨向合理,就業結構得到優化,就業領域和就業人數得到了擴大,這對于活躍城鄉經濟,緩解就業壓力,改善人民生活保證社會和諧來說具有重大意義。

10年來,三產就業結構發生的變化更加明顯,全市從事第一產業就業人員由2008年的58.57萬人增加到 2018年的65.98萬人,凈增7.41萬人,增長12.65%,年均增長1.20%;全市從事第二產業就業人員由2008年的27.75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37.39 萬人,凈增9.64萬人,增長34.74%,年均增長3.03%;全市從事第三產業就業人員由2008年的41.29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64.98萬人,凈增23.69萬人,增長57.37%,年均增長4.64%。由此可見第三產業就業人員發展速度明顯高于第一、二產業人員發展速度,而第三產業就業彈性較高,對增加就業機會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3、所有制結構發生變化。經濟體制的改革促進了多種經濟形式的發展,從而促進了就業所有制結構的變化。特別是隨著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的飛速發展和國有企業改革的不斷深化,市場就業競爭機制逐步形成,非公有制經濟成為新的就業增長點。國家開始鼓勵與支持個體、私營經濟的發展,人們的就業觀念也隨之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70年來,忻州市緊跟中央步伐圍繞經濟發展這一目標,全面推進了各項改革,使個體、私營和外資等多種經濟成分得到了充分建立和完善,迅速擴大了非公有制經濟就業隊伍,為拓寬就業渠道提供了廣闊的空間。

其中個體、私營經濟更是在近30年得到了飛速發展,煥發了生機,最初1990年就業人員為39863人,占全社會就業人員比重為3.50%1998年就業人員為57380人,占全社會就業人員比重為4.96%2008年就業人員為121839人,占全社會就業人員比重為9.55%2018年就業人員為455044人,占全社會就業人員比重上升至27.03%,超過四分之一。

由此可見,隨著改革不斷深入,非公有制經濟的迅速崛起,在增加就業崗位、吸收就業人員、維持社會穩定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特別是黨的十八大提出“勞動者自主就業、市場調節就業、政府促進就業和鼓勵創業”的新時代就業方針,使市場導向的就業機制逐步建立并不斷完善,大批勞動力從國有企業轉向私營個體等非公有制經濟領域,對忻州市的經濟社會發展起到了不可或缺的積極作用。

(四)人員素質有所提升

解放前,忻州乃至全國的文化教育十分落后,大部分勞動者都處于文盲或者半文盲狀態,沒有機會和條件接受更高層次的教育。新中國成立之后,在黨和政府的親切關懷下,忻州的教育事業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由于就業人員素質不高而間接導致的勞動效率低下和經濟發展緩慢等狀況得到了改善。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計劃生育政策和“科教興青”戰略的堅持實施,忻州市的教育事業取得了不小成就,人口素質全面提高。與此同時,市委市政府不斷貫徹落實積極的就業政策,使得勞動力市場日臻完善,市場導向就業機制也逐步建立,伴隨著勞動法制建設等就業服務體系的日益完善,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也得到了進一步保障。加之忻州市勞動者職業教育、培訓也相應有了長足發展,如市工會常年舉辦的各類技能培訓、下鄉推廣等活動,讓更多的勞動者感受到了教育的力量,并從中獲益良多。在這樣大環境的影響下,勞動者為了增強自己在勞動力市場上的競爭力,也都自覺不斷學習深造整個勞動力市場素質得到了普遍提高。

勞動就業前景展望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勵精圖治,不斷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內創造出令人矚目的成績。進入21世紀,黨中央、國務院確立了就業是民生之本這一理念,制定了積極就業政策,成功應對了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使幾千萬農民工和大學生實現穩定就業。黨的十八大以來,面對錯綜復雜、變幻莫測的國內外形勢,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把就業作為最大的民生,總領全局,始終把就業擺在突出位置,聯動各地區、各部門深入推進就業工作,讓老百姓的收入越來越高、生活越來越好,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增強。

忻州市委市政府多年來緊緊抓住改革和發展的關鍵環節,全力實施“創造優良環境,重點項目帶動,壯大民營經濟,開放引進發展”的四大發展戰略,推動全市經濟又好又快發展有效提高了全市就業人員工資收入水平,使全市國民經濟和各項事業發展令人矚目。但在一片欣欣向榮的大形勢下,仍存在一些不可忽視的問題

1、就業人員工資水平仍需提升。忻州市城鎮非私營就業人員平均工資多年來在全省一直處于相對靠后的位置,2018年平均工資為55676元,同比增速為9.2%,均屬下游水平,與全國其他省市相比更是差距不小,這表明忻州市的社會整體經濟發展仍然相對滯后,需要通過各種方式繼續推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產業結構優化調整,大力發展優勢經濟,堅持以市場化為基本特征的就業管理體制建設,從而帶動財政收入水平提高與企業經濟效益發展。

近年來,得益于忻州市豐富的歷史文化積淀和秀麗的風景名勝古跡,旅游這一新興產業的發展日新月異,如五臺山風景區的成立、五臺山機場的建設和秀容古城的修建,不僅展現了其獨有的魅力,還有力地推動了周邊產業和相關企業的運行發展,提高了企業效益,增加了盈利與稅收,充分發揮了優勢產業的帶動力量,有望與礦產一起成為帶領忻州市經濟蓬勃發展的支柱產業。尤其是秀容古城經過兩年風雨無阻的保護改造一期修復工程已全部完成,并于2019開放部分景點,吸引不少游客商戶,二期修復建設工程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當中,相信建成之后的秀容古城會給忻州市帶來別樣的風采。市委市政府慧眼如炬的發展政策,再加上國家中部崛起戰略提供的有利政策和產業布局支持,有望給忻州市的經濟帶來突飛猛進的發展,從而逐步縮小既存的收入與工資差距,進一步提升人民群眾的生活質量水平。

2、就業人員服務質量仍需改善。服務質量的高低關乎人民群眾的利益和企業發展的前景,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在機關事業單位中,盡管目前基層工作人員消極怠工、吃拿卡要的現象有所減少,但在某些地區、某些部門仍舊存在,且越到基層愈演愈烈,這些人的所作所為造成了老百姓“辦事難”的困局,給廣大群眾的社會生活帶來了不小的困擾,仍需通過相應的監督監管機制繼續進行約束治理,進一步厘清權責,分清主次,打通命脈,減輕負擔,讓公共事業運轉更加通常順利、人民群眾辦事更加便捷舒心。在各私營個體單位中,服務質量更是至關重要,可往往就在這些企業中,出現了各種各樣不和諧的現象,這些人絲毫沒有個人修養與職業道德,面對廣大消費者態度惡劣、強買強賣、出爾反爾、欺行霸市,大大影響了自己企業的形象,甚至大大影響了整個忻州的形象,投訴機制也往往成為擺設,導致這種惡劣行為得不到根治,嚴重損害了精英商戶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給社會各界也帶來了很不好的影響。

近年來,不少外地發展的年輕人逐漸回流家鄉進行創業,或是趁工作和學業的間隙回家修整暫時打工,這部分就業人員的職業素養比較高,逐漸帶動了整體行業服務質量的提升,在市場競爭的優勝劣汰下,不少服務劣化、缺乏誠信的企業一蹶不振,更多的優質企業憑借自身的努力站住了腳,行業發展一片欣欣向榮。可見,想要打開門路吸引外來人才和資源,改善本地投資環境,不但要在勞動技術發展方面奮發圖強,同時也要注重提高自身服務質量,推行終身職業培訓制度,大規模開展技能與素質培訓,加快培養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服務型勞動者大軍,多角度、多層面地保證企業與個人充滿競爭力,為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以來,忻州市勞動就業發展成績斐然,社會主義新時代的就業管理體制建設也取得了重大的進展,盡管在今后較長的一段時間內,各種就業問題仍亟待解決,只要我們堅持實施積極的就業政策,多角度協調各方面的關系,就一定能持續改善就業現狀,確保“調結構穩增長”的經濟新常態長足發展。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